从总统到议员 为何非洲华裔在政坛如此成功?

被称“温州之子”的加蓬总统竞选人让·平不敌对手,结果公布后,反对派认为有舞弊嫌疑,上街抗议并与警方发生冲突。让·平称,其所在指挥部遭受政府武装袭击,2人死亡,19人受伤。

虽然让·平未能实现中国人期待的“华裔总统”的成功,但在这片不被国人熟知的古老大陆上,依然有一批华人后代活跃在各行各业,而像让·平这样身居高官的也不少。当大家都在讨论美国华裔在政坛上一点点突破限制,在遥远的非洲大陆,华裔在政坛上早已活跃多时,既有开国总统,也有各部部长,既有地方首脑,也有中央议员。为什么在“自由灯塔”之称的美国,华裔参政还存在如此多的困难,而在被殖民百年的非洲,华裔却不断创造历史呢?

大到开国总统,小到地方主官,非洲政坛活跃着华裔身影

加蓬华裔让·平只差一步,就能创造加蓬华裔的历史,也许有一些华人会对此扼腕叹息,但是在非洲,让·平只是重复华裔参政的历史,而并非创造。塞舌尔,这个坐落于东部非洲印度洋上的一个群岛国家,1976年从英国殖民者手中正式独立,其至今也保持着非洲华裔参政的最高纪录。

塞舌尔开国总统詹姆斯·曼卡姆是具有四分之一血统的华裔,中文名“陈文咸”祖籍广东顺德。而且塞舌尔当年6月29日独立,第二天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当年十月十三日,曼卡姆还给刚刚接任中国共产党主席的华国锋发了贺电。而由曼卡姆开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塞舌尔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一直稳固,2011年塞舌尔甚至邀请中国在马埃岛设立军事基地,以加强打击海盗。

除了像曼卡姆、让·平这样处于政坛巅峰的华裔之光,还有很多地华裔出任内阁部长,地方主官。费琼(中文名朱慧琼)就是其中的代表,费琼并非像曼卡姆和让·平这样的混血华裔,而是地地道道的华人后代。而在毛里求斯,华裔占总人口的3%,政坛上活跃的华裔层出不穷,比如第一位1949年就担任国会议员,1967-1976年担任内阁部长的朱梅麟,1999年毛里求斯还发行印有朱梅麟头像的25卢比纸币纪念他对国家的贡献。其后还有李国华,曾繁兴,陈念汀,邓学升,杨尊绍等。

华裔也是殖民受害者

历史上,中国与非洲之间有过零星地接触,宋朝时,我国与非洲有了正式的官方来往;明朝时发展到鼎盛。但是如今活跃的非洲华裔大多是近代才开始前往非洲的。华人深受儒家文化影响,安土重迁,在近代之前,自愿移民的情况很少,所以一开始抵达非洲的华人很多都是被迫的。15世纪末年以后,欧洲殖民主义者通过战争,侵占控制了非洲大片殖民地,残酷屠杀当地居民,造成非洲人烟稀少,劳动力奇缺。殖民者们迫切需要大量移民来开发这些新得到的领土,那些能吃苦耐劳,掌握各种各样技能的华人,引起了殖民当局的注意。其后,殖民者开始在中国沿海附近掳掠华人。

18世纪中期,荷兰殖民者在印尼实行排华政策,很多华人因为经济(欠债)和政治(排华)原因被流放非洲。1740年印尼红溪大惨案后,被巴塔维亚当局流放到非洲的华人急剧增加。这是华人移民非洲的第二个原因。

而在奴隶贸易废除之后,前往非洲的华人一般是契约移民以及自由移民。1830年,受雇于毛里求斯种植园的粤藉契约华工始定居毛岛,成为华侨移居非洲的先驱。而近代以来,中国连年战祸、灾荒、饥馑,民众苦不堪言,深处广东、福建沿海的居民为求生存纷纷出海,一些人就来到了非洲。

不过很多华人虽然前往非洲,但定居者不多,强迫移民和契约移民后来都纷纷回国,而自由移民最后也是荣归故里。因此,非洲一直是海外华人人口最少的一个洲。但就是这人口最少的一个州,创造了海外华人参政最高的纪录。

为什么是曾被殖民的非洲而不是民主的美国?

曾经的华盛顿州长骆家辉已经是美国华裔参政的最高纪录了,奥巴马已经创造了黑人总统的历史,而希拉里正在打破美国政坛女性的玻璃天花板,但华裔冲击大位好像是遥遥无期。为何在号称“自由灯塔”的美国,华裔参政的历史尚且不如华裔人口稀少的非洲大陆呢?

从非洲华裔参政的历史来看,主要有三个方式,第一就是直接参与殖民地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从一开始就在独立运动中占据重要地位。费琼曾参加津巴布韦非洲人民联盟,投入到争取独立的运动中。而据其介绍其父亲开的面馆甚至后来就成为民族解放运动成员开会的据点。1988年穆加贝担任总统,费琼被任命为教育部长,1994年,费琼在感到与政府执政理念差异极大且无力回天后,主动要求辞去部长职位退出政坛。

其次就是非洲国家独立后宽松的政治参与政策。不管是黑人还是华人都是殖民的受害者,没有种族歧视的影响,华人与黑人能够在政治上取得同等的地位,而在那些执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国家,如果南非、津巴布韦等国,华人与黑人一样也是“二等公民”,饱受歧视,这让双方有着争取平等的共同政治目标。在毛里求斯,该国1947年颁布的宪法规定,任何年满21岁的成年人只要会几种语言(英语、法语、克里奥语、印地语或汉语),都有权利参与选举。这也让毛里求斯政坛活跃着众多华裔。

华裔在非洲政坛活跃的第三个原因跟美国相似,由于华人独特的民族性格,让华人在众多地区都能够取得不错的经济地位,但同时又很少参与政治决策,始终与政治核心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但是在现代,华裔在政治上开始觉醒,要让政治地位能够切实反映华裔在经济上的地位,参政热情进一步高涨。比如在南非,华裔已经开始从商界走向政界,祖籍福建晋江的华裔黄士豪1994年由省政府直接提名,当选为纽卡斯尔市市议员,成为南非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市议员。在2004年南非国会选举中,黄士豪、张希嘉、陈阡蕙以及王翊儒脱颖而出,成为南非首批华人国会议员,改写了南非议会中没有华人身影的历史。

虽然说这些活跃在非洲政坛的华裔跟中国人只有血脉上的相似性,但随着中国与非洲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非洲,而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华裔在非洲政坛上崭露头角,这必将是中非关系史中奇特的一笔。

校园地图 | 校历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6 Anya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0003654 地址:河南省安阳市黄河大道西段